您的位置: 巴彦淖尔信息网 > 健康

我在落红深处等你江山文学网

发布时间:2019-07-13 15:59:06

纵使夏雨荷是个离过婚的女人,传闻中她有多坏,作风有多腐败!说她到处鬼混,被丈夫轰出去的!夏雨荷在我心中是一个很不错的一个女人。这是我的第一直觉,刚来我们公司报到的那天。她穿着一套黑色的裙子,很衬她如雪白嫩的肌肤。一头直直的长发,披肩式的,落在双肩,样子高雅,有气质。她难得张开嘴巴笑,但张开一笑,她那灿烂的笑意,就像她挺有诗意的名字。雨荷,雨后的荷花,灿烂的在阳光中在微风里绽放,灿烂之中透露着浓浓的羞赧,给人感觉很亲善很平和。她不笑的时候,挺严肃,给人一种感觉就是生人勿近,很难相处的样子。平时很少主动跟别的女人说话,男士跟他搭讪,她会礼貌的回一个微笑,然后又忙着在电脑旁敲个不停,一句话就是冷。所以她很孤独,自己一个人走自己一人下班,等公车也不跟同事站在一起,如果她觉得你不轻浮,实在,觉得你是一个有修养的人,她也跟你有话说。比如与文谦,她觉得他是君子,她就挺交心的。  夏雨荷文化不高,履历是一个初中生,但她说起话比大学生还书气十足,文绉绉的,国语流畅,诗意盎然,也挺幽默风趣。她能进这种知名公司当资料员又管宣传,传闻她跟老总有不正常的男女关系。她有没有龌龊的事,这事文谦还是知道的,她的确是凭关系。但关系不是老总,而是市宣传部部长她的表哥,委托杨总把她弄进来的。  夏雨荷也不是白混的。她虽然没进过大学门口,没一张文凭,人家是由于家景贫困,出生于在一个单亲家庭,经济跟不上所以没书念。据她表哥说,夏雨荷在校可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学生。她出社会一边工作一边学习,在其他公司当管理,在报社也当过通信员。  至于他离婚,她表哥也跟文谦提起过,她老公为一次同学聚会几天不回,心里不痛快,加上他老公心胸狭窄,不准她出门半步,每次去娘家小住,或参加社团活动回来,出言乱语,然后大吵大闹的无法相处才离婚。而离婚后她老公到处说她出轨,因此也名誉扫地。婚姻的出错,总会带给一个女人无比的伤痛,那个一向骄傲的夏雨荷,一个挺乐观开朗的夏雨荷也曾一度迷惘与消沉,常常把自己锁在小房里不吃也不喝,深夜亮着灯一个人总是呆呆的坐到天亮。母亲怕闷坏女儿。希望工作能带她走出婚姻的阴影,才让表哥弄进我们的公司。  可是,她走出来了吗?文谦能感觉到,夏雨荷的天空仍是落寞的、灰暗的、潮湿的。每当那些女人在她背后指指点点,说他跟杨总有一腿,这个从不站出来,为自己清白辩护的女人,文谦经常看到她躲进洗手间里,偷偷地一个人哭!哪怕在等公车,一头秀发可以遮住半边脸颊,但不可能遮住她满脸的忧伤与委屈的泪痕。下班人潮涌涌,她的身影身处其中一样落寞孤单,风里夕阳下也显得疲惫与无助。  文谦常常因她雨中一个背影,一滴泪光,深深触动文谦心底的某个角落。雨荷笑文谦就开心,她难过他一整天就对属下管理的员工发飚,她一个人不坐公交,傻傻的走在路上,文谦就担心她想不开做傻事,开着车跟在她后面,一直看到她的背影进了公寓,才呼一口气。夏雨荷就这样牵着文谦这个一向很自傲的心。雨荷会让文吃不好睡也睡不了,常常想起她的笑,文谦受了感染一样,一个人也在房间里回忆,微笑。他妈好几次送夜宵进来,问文谦笑啥,他说:“看电视呗。”,妈奇怪,到处看,“你电脑没开电视也没放?”文谦怕露出破绽立马说:“噢,是想起今天中午在公司看的。”  妈走了,文谦依然意犹未尽,还在雨荷的世界里捕捉她的一点一滴。  一天,文谦把她老表约出来,郑重其事:“我喜欢你妹子,夏雨荷。”  表哥把手停在半空:“慢,你要考虑,你要考虑清楚,我妹还有一个小孩在她妈那,婚姻大事不能一时之冲动,特别是雨荷,她是一个感情很丰富而且又专一的一个女人,她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,所以经不起下一段婚姻的瓦解,那样会苦我妹一辈子。”  文谦没有拍胸保证,但是语言是掏心掏肺的担保:“我考虑过了,爱一个人,爱的是全部。”  “这就好,我可以跟你说,只是说,决定是她本人。”  文谦便开始等候。一天过去了,两天。文谦初初没感觉,后来发觉雨荷老是有事没的远远的躲着,明明是上档案室拿资料的,她就不跟文谦同进电梯,文谦往左拐出大门,她往右拐就没通道了,宁可下班迟到坐不了车,她都没关系。她没以前跟文谦那么多话说,冷冷淡淡的对他,让文谦这个万千宠爱的男人受不了。文谦自己对自己说:“我文谦一向在女人面前挺受欢迎的,我堂堂一个行政主管,多少女人投怀送抱的,在我面前送殷勤的!你夏雨荷是那方女神,这么傲气。”他越想他的漠然就越生气,好几次没处泄火把文件夹全都扫下地,那些新进美眉吓得大气都不敢出,放下文件找不到门出。  “夏雨荷,我疯了,你干嘛这么拽,你凭什么这么拽!”  最让文谦受不了的一次,就是加班很晚,也是下雨的那个夜晚,天帮帮了一个忙!让文谦与雨荷,有了在一起的机会。雨下的好大,为了躲文谦,那个该死的夏雨荷,已错过了最后末班车。文谦把车开到她前面叫她上来,她说谢谢完了就自己一个人走。文谦还是不死心把车开过去,柔声说:“雨荷,雨这么大,短时不会停我送你。”  她还是没表情,机械的一声:“谢谢。”  文谦当时这样想:“妈从没给我脸色,还有我身边的女人没有一个敢对我这样子,你夏雨荷也太过分了。”文谦加大油门,飞也似的往前开,离开好远,可是心又超不爽!一个急刹车,又掉头。可是一路看:“夏雨荷呢,夏夜荷在那呢,明明只有她一个人,明明只有我的车,雨荷夏雨荷呢,天这么黑雨下得这么大,我心中的雨荷去那里,她每天心事重重,每天被人指指点点,每天泪花晃晃的,她想不开还是什么,今天杨总来热情的拍她肩膀,那些八婆又是话中有话,“她是不是?”  文谦的心此时提到喉咙,来回搜索,还是看不见,干脆下车仔细找。好不容易,在古榕树下,我找到了夏雨荷,夏雨荷下个无助的孩子,蹲在雨中落泪,文谦不是心疼还是爱这个女人想这个女人想疯爱疯了,用力把她拽起来,拥在怀里也不管她喜不喜欢,同不同意,把唇凑过去就吻,雨荷使劲浑身力气把他推开,“啪”一巴掌,文谦在不设防的状况下挨了一个耳光。“下流。”夏雨荷狠狠地扔下一句。  文谦也不知哪来的无耻,又把她拽进怀里,深深的吻她的唇,雨荷开始反抗,后来他能感觉到她的手是出于内心的抱着他腰!应和着他的吻。文谦这一刻激动,拥着雨荷说:“我以后要保护你,我不能让你流泪,再也不准你一个人偷偷躲在洗手间里哭,我再也不让公司那些女人欺负你!”  “嗯!刚才我打你还疼不?”文谦就算在痛他也要摇头:“如果能拥有你像现在这样,再一巴掌都愿意受。”  “傻样,哪有这样欺负人家的!”雨荷轻抚文谦被自己刚才打痛的脸,觉得歉疚!  上了车,文谦关了冷气,把徐誉藤抒情版的‘做我老婆好不好’打开来听。这首歌最能代表文谦对雨荷想说的话:走过多少路口,听过多少叹息,我认真着你的不知所措,这种迷惘的心情谁都会有,幸运的是能分担你的忧愁,能不能再靠近一点,能不能走再尽一点,满足我心中小小的需有,其实你并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最美,就像风雨过后天边的那道彩虹。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走,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,我不够宽阔的臂膀会是你最温暖的怀抱,如果你疲倦了了外面的风风雨雨,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?或许我会承受你你婴幼儿的小脾气,给你一点意外,一份欢笑,一个简单的小窝,陪你日出陪你日落到老。夜雨仍在下,文谦把车开得好慢好慢好慢……  第二天上班,到了公司门口,雨荷见了文谦还挺害羞的想保持距离,文谦不管,当着许多属下牵她的手,雨荷一直在甩。男子还敢作敢当就算全公司所有的眼睛都汇聚过来,他泰然置之。心想:“又不是做贼没必要偷偷摸摸的!”  雨荷,自从跟文谦一起,好像没人敢说一些闲话,那帮女的跟她又说又笑的,情同姐妹,相处久了,都觉得雨荷内心是一个挺和善挺很好的一女人。有一次,灵姐出差。她母亲胃穿孔,要动手术。雨荷不计较过往灵姐怎么在背后说闲话,她还是掏钱用着先。说救人要紧,灵姐又是感动又是谢谢的。  既然相爱了就结婚,文谦打算在国庆就举办婚礼,雨荷说简单就行,文谦不同意,一定告诉所有的朋友。  “我今晚回去跟我妈说这事。”雨荷有点担心,临走一再嘱咐:“要尊重妈的意愿。如果不行……”文谦连忙用吻堵住她的嘴,然后郑重告诉雨荷:“我们的婚事不会有不行这两个字。”  回到家,文谦跟妈说明白了这件事。  他妈一脸平静说:“你啊,都三十了,有车有房子,是时候结婚了,姨妈有一个在银行工作的,二十五岁,明天叫她过来我家吃个饭,你明天请个假?”  文谦说:“有了,我不是在说这婚事吗,过段时间把她带回来,”妈没骂我:“知道,你公司那个,查过,离过婚的嘛。”然后“砰”回房,文谦怎么敲门还是吃闭门羹。不管他在门外说:“妈,啥事我都听你的。以前,我喜欢读艺术,你就要我商贸,我都听你的,唯独婚姻是一辈子的事情我要做主。”妈没哼,很不是滋味。回到房里,倒在床上,眼直直地看天花板。很晚了,雨荷还给文谦电话,估计雨荷也挺担心这事,她是一个感情很丰富而且很懂事的女人,如果让她,知道这事,悄悄一个人走了不是不可能。离过婚对于文谦没什么,可是雨荷内心充满了自卑,老觉得愧对于文谦,内心压力已够重。文谦在电话里跟她又说又笑,撒谎说妈不在家。雨荷紧张的心好像没刚才那么紧张,文谦对着电话吻了一个。雨荷又是哪句痒到心里的:“傻样。”  “我不管我妈的,自己喜欢就行。”  第二天,文谦以为妈在一夜之间好像是想通了说:“你带那女人让妈妈看一下。”  “好,明天晚上回家。”  “不来家,活园酒店,初次见面,要体面一点。”  “好。”文谦急着穿衣服上班也没在意妈的表情。如果在意文谦没必要让她们,单独的见面,他不可能因此而失去雨荷心里还会尊敬这个当妈的。  那天,文谦早早去订位子,让她们商量结婚的事,自己一个人去上班。  雨荷拘束的坐在那里,望着文谦妈的脸上闪过一脸寒意。但还是拿出平时,做接待的大方给谦的母亲倒茶递水,雨荷听文谦说过,他妈是一个很容易相处的一个人:“可现在……唉,既然都来了,最坏的打算,就是听她得怎么说就好。”  文谦的母亲不吭不哈在慢条斯理的喝茶,见她杯子快没了,雨荷起来想给她再到,文谦的妈妈依然冷冷做了个不用的手势。良久才说:“雨荷,不是我这个做母亲的不喜欢你,而是为了你,文谦喜新怨旧,要哪个女孩把肚子的小孩瞒着我拿掉了,而且叫人打包回家,空房间给你结婚用。你想一想,你也爱过一个人,组织过家庭的。我们都是一个女人,想你能深有体会,我不知道她为你才这样。后来你们的事,传遍了公司,我才明白,他为了你,而我为了那个女孩,几乎把一向开心幸福的家庭弄得硝烟弥漫,反目成仇。我为人师母几十年不能不管也不能首先跟你说这事!”说到一半,就佯装难过用手压住眼睛。  善良的雨荷最受不了这一套感人的语言,心里特不是滋味的站起来告辞。  文谦妈妈觉得反败为胜,眼角露出不可一世轻视的表情,冷笑,鼻子一声:“哼。一个离婚的女人想吃天鹅肉,爱情也太美好了吧!”拿起包就走,高跟鞋啯啯的有节奏的敲着地板。这保养得特好的女人。身上没有一赘肉,五十多岁走起路来像在天桥上走秀,一样相当好看,到了马路,手在半空一摇计程车立马就到了。  出了大门口,雨荷的心如街上飘零的落叶,无根无处可歇息在秋风里漂泊。人海茫茫擦肩而过,发觉世界之大竟找不到灵魂可以回家的方向!深秋的风依然凉凉的掠过她凉凉的心。走累跑累,回到这间安静的咖啡厅,这咖啡厅是雨荷与文谦经常来的,依然是温馨的气氛,依然是熟悉的旋律,依然是徐誉藤的‘做我老婆好不好’:走过多少路口,听过多少叹息,我认真着你的不知所措,这种迷惘的心情谁都会有,幸运是能分担你的错,能不能靠近一点能不能再尽一点,满足我心中所有小小的需有其实你并不知道在我心中你是最美,就像风雨过后的彩虹。如果明天的路你不知该往哪走,就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,我不够宽的臂膀会是你温暖的怀抱,如果你疲倦了外面所有的风风雨雨,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好不好,我会承受你婴幼儿的小脾气,或许我还能给你一点依怀一份欢笑,一个简简单单的小窝,陪你日出陪你日落……雨荷,边听边泪流满脸。雨荷此刻心的是碎了,凑不完整。她极度无可掩饰的悲伤与难过,已掩盖了她所谓的仪表,在人众面前,在所有目光的聚焦疑问之中纵情释放,情到深处人孤独,痛断的依然是如水般的一腔多情与柔肠。雨荷从没怨恨,她能感觉文谦是真的深爱着自己,也爱她的女儿,一点都不做作。每次见面都带好多好多的玩具,夏天补钙的维生素,啥样都有。他说:聪聪是一个生命,不是谁不谁的孩子,有生命的东西都要热爱要保护要关爱。假日,文谦,老是吵着带出来,在草地上让那小家伙当马骑,雨荷说不准,可是他们两个人对付,没法,但内心却好幸福好幸福。  可现在没办法,弄不好,那个女孩可能自寻短见。我雨荷本来就是第三者,后来居上。他母亲说的没出错,没有我就没有那个女孩的悲剧!雨荷处理感情就是这般的干脆,她收拾了公寓所有的东西,趁文谦没找到这之前,回乡下把孩子接走。母亲觉得突然,雨荷的谎言也说得尽善尽美。她说明早的飞机与文谦到湖南张家界的武陵去度假,母亲信以为真,还帮忙收拾东西。  雨荷前脚出门,文谦终归是迟到。雨荷带着孩子如石沉大海。文谦发疯在大街上开着车到处瞎找瞎逛!伤心不在话下,玩命的飞车到海边,冲着大浪滔天又吼又叫,一遍又一遍:“雨荷,雨荷,我爱你,我想你,我不能没有你,我妈说谎骗你的,我文谦一辈子光明磊落,敢恨敢承担……”  海边夜伴凄苍,雨荷听不见。只有回响的浪涛声,声声灌入耳朵。远方是入夜的万家灯火一片辉煌,喊累的文谦瘫靠在车旁表情是:半疯半傻。  晚秋,窗前落叶无声,阳光落在依然繁华的街心也是寂然无声!文谦无视于母亲内疚的目光,落寞的从她身边经过。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篇寻人启事,主题是:我在落红深处等你,落名是:文谦。  文谦希望能够,文谦相信,我们也深信:有情人终成眷属,这句古老的佳话。远去的风一定能捎去这份唯美的,深沉的爱。那个在远方流浪的雨荷,她的心一定能感觉到:在南方的一座海边城市,有一个男人在用心,用他一生的等待去等他的雨荷回来!网上那个小企鹅qq,一定会在某个有雨的夜晚因他而亮起来…… 共 572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

哈尔滨好的男科医院
昆明专治癫痫最好的研究院
云南治癫痫首选哪家医院?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