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巴彦淖尔信息网 > 游戏

天革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伍唐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5:14:42

天革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伍唐

陈炼其实也知道这个邝师兄不怎么靠谱,毕竟在水下,他可是吃了不少苦头的。至于说暗示尹依凌,那也是暗示,其实他还真没那个打算。不过尹依凌的回答,他还是很满意的。

至于说去联盟军的驻地,其实陈炼并没那个打算。主要是北房人少,天晓得,到时候自己会不会被抓去当壮丁?至少以他对整个源灵大陆的了解,恐怕凶多吉少。

最为让陈炼无语的是,听这个邝师兄的说法,要想去联盟军驻地,还不是那么简单。据说,就算是畅通地飞过去,也要四五天。这让陈炼感觉,这个云霄秘境确实不简单。

其实自从他当初第一次进入沧海秘境之后,他就一直觉得整个世界,其实并非表面看起来的那般大小,尤其是这些秘境,何尝不是又一个世界。

当然沿路,据说会有很多非联盟军的驻地。这让陈炼很是好奇,既然都是学院,为何有不同势力?

“师姐,既然都是学院的人,为什么还有不同呢?”

尹依凌其实也不是很清楚,倒是邝师兄为了显示自己的知识渊博,故意笑道,“陈师弟,你多虑的。各个学院的,自然都在联盟军中,但魔道,古族却跟我们不同道。”

“哦?这云霄秘境还有其他势力?”

“那是自然,毕竟进入云霄秘境的好处,可是非比寻常,再者,入口也是极多的。光我们联盟军,自然是无法完全控制。也因如此,所以三股势力早就定下规矩,入口前,绝不残杀,一切进入秘境再做决断。”

这时,倒是让尹依凌有些不清楚,“师兄,不是说,源灵大陆与魔道合作嘛!怎么现在还有纷争?”

邝师兄故意回头,本来他就没用飞行,也是为了跟着尹依凌一起,这般行走,自然可以增进两人的感情,他可一点都不急着时间。

“师妹有所不知,那只不过是表面的,其目的还是制约其他大陆的平衡,哪有真正的修兵,当然为了那个合作,双方也是作出一些让步的。不过根本上还是没什么变化。”

“那师兄,古族又是什么呢?”陈炼还是头次听说这个族群。

“他们没什么关系,只要你不跟他们用狠,他们也不会怎么样,但是这群人虽然不用源灵之气,但却有奇特的技能。所以绝对不能小觑,好在他们跟其他势力都是井水不犯河水。当然假如没办法,也就硬上了,只不过一般情况下很少。”

陈炼想想也对,毕竟人家不用源灵之气,所以也没什么要跟他们抢的。

只是陈炼等人的这种想法,在这次的秘境试练中,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

三人这一行虽然算不得惬意,但却也悠哉无限。

刚走了两日不到,远处突然一声,整个山峰上,巨石倾泻。不是埋伏,而是人家正在比斗,从那架势看,更像是生死战。

这境界,就连邝杰也看不出个真伪。

“邝师兄,他们……”

“我们还是绕道的比较好,那两人,怎么看,至少得紫阶八层以上,这样的高手,不是我等可以随意介入的。”

陈炼一心想着如何找个借口离开,就如之前说的,他不是不想跟尹依凌待一起,毕竟人家可是个美女,但考虑后面,他还是无奈。

这不,正巧有这样的事,虽然比较冒险,但总还算得上是个机会。况且,从远处看去,那两人,至少在陈炼看来,绝非奸险或者滥杀无辜之辈。

邝杰与尹依凌正打算往另一边离开。陈炼却站原地,丝毫没有任何动的意思。

尹依凌见此,急忙道,“陈师弟,你怎么还不走?小心被牵连,那样级别的战斗,恐怕方源十多里都会被波及。”

“师姐,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虽然那两人修为高,可路却不是他们两人独自占有的,我为何不能知走呢?我还偏要试试。”

陈炼的话,让两人听起来极为傻帽。尤其是邝杰更是心中暗喜,“你最好就别跟着。”

于是主动道,“师妹,陈师弟有他的想法,但为了护着师妹你,我觉得,还是绕道比较安全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师姐,你跟邝师兄就先去吧!反正我也只得路,让我们比比,看谁先到那。”二话不说,陈炼直接冲了过去,让尹依凌一时反应不急,也没了办法,只得心叹一声。

陈炼会如此傻吗?其实尹依凌一开始没反应过来,事后,她跟着邝杰离去后,便慢慢觉得,陈炼似乎是故意的,但却不知为何。尤其对尹依凌来说,心中似乎突然多了份纠结,“别人都争着要跟着自己一起修行,可陈炼似乎从一开始就跟自己保持着距离。”

对陈炼来说,此刻也是种赌博,虽然面相看起来不会滥杀无辜,但谁晓得?

两人的战斗何其的激烈。远处看去,似乎还没那种震撼,但往近的一靠,陈炼当即瞠目结舌。“这就是紫阶顶峰的人的战斗?”现在想想自己,似乎太逊色了。

人家可以开山劈地,自己的白阶,估计只能敌百人。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。

山腰间,两人的战况进入白热化,难分高下。就在此时,其中一人突然看到远处,站立不动的陈炼。顿时心中大骇。急忙护住一边,那刚被对方击碎的碎石,因为那些石头极多,而且降落速度极快,料想陈炼根本难以避开。

陈炼也是,因为看到如此震撼的战斗,倒是忘记了危险。直到那人舍身保护,才反应过来。

一看对手去保护一个白阶的蝼蚁,那人倒也不会趁人之危,果断翻出一掌,直接扫向那碎石,瞬息间,所有碎石都被抹去。

“伍唐,这次因为有外人,当不算,你也因此收了点伤,我风雪也不会乘人之危,就此告辞,这是药,过五年,我们再战。”

说完,那个叫风雪的一溜烟,便消失在陈炼眼中。陈炼可以确定,这绝对不是紫阶的高手所能达到的,起码得是银阶。

见那伍唐侧躺在雪地中,陈炼急忙跑上前。“前辈,你如何了?就在下陈炼,是北房弟子。都怪我误了你们的大事,实在对不住。”

不曾想这个伍唐,居然很是不屑道,“呸!什么大事,不就是一个武痴,整天想拉着人跟他比嘛!真实个白痴,外面要跟着比,进了秘境还要比,你说,那傻子是不是脑子秀逗了?”

陈炼站一旁直接无语,没想到,眼前这个两鬓微白的中年人,说起话来,居然好不避讳。

见陈炼有些呆滞,伍唐有些不好意思,“哈哈,是我冒昧了,你也别自责,我还正打算这么结束比斗呢,你倒是帮了我大忙。对了,你叫什么?”

陈炼再次无语,这人是鱼的记忆?正要说,结果这伍唐一拍脑门,“对了,你刚才说你叫陈炼,是北房的?”

陈炼脑中想到,“果然这两人一个是武痴,一个应该是个逗比。”

“北房,可惜了,当年可是……”一边说着,这人居然开始流起了口水。那一脸猥琐,陈炼怎么能不知道?

“可惜人家早被猪拱了,即便我恳求多次,还是……现在没办法了,物是人非了。”

陈炼瞧着,八层这家伙的初恋是北房的,而且看起来似乎那初恋比较凄惨,话说,如果跟着这个家伙,陈炼想来应该也好不到哪去。

见伍唐没什么问题,陈炼当即决定,还是赶紧找个不同的方向离开

天革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伍唐

。毕竟他可没想去什么联盟军。

“等等,小子,你不去联盟军吗?”

“没兴趣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那无非就是让我等做马前卒,我才不傻。”

“好好,小子,果然让我一眼就看得爽。”

这话说得,陈炼感觉浑身不舒服。

“如何,小子我正好要去天玄洞找乐子,你可愿意?”

“有什么好处吗?”

“切,别那么现实,乐子这种东西,心里爽就是了。”

陈炼有些别扭,不过看这个叫伍唐的中年,貌似也没什么恶意,最重要的是一身坦荡,陈炼当即决定跟去。

“行,既然伍大哥这么抬举小弟,我当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“哈哈哈,果然我没看错,你这小子就是好爽,不像那风雪,整天阴脸一幅,跟欠他钱一样,而且你小子也是胆气,敢跟我称兄道弟,不过我就喜欢重要的。行,今日之后你我兄弟相称,实在是投缘。”

说着,这个伍唐急忙搂过陈炼的肩膀,那样子,实在是有些夸张,陈炼也是极为吃痛。可细想,认这样的大哥,应该不会吃亏才是。

两人一行,倒不是说陈炼不行,而是伍唐太厉害,居然可以瞬移。这再次肯定了陈炼一开始的想法,伍唐定然已是银阶。

等停下步伐,陈炼尚有些恍惚,这是他走过的最匪夷所思,又难受的一段路。

正晕着,那天玄洞内便出来一女,“伍唐,你个老不死的,上次吃干净就闪人,连个子儿都没给,你这回倒好意思来?”

“哈哈,怎么了云雀,你就这么惦记我?放心,我伍唐可是个君子,怎么可能不给呢?”

“君子?来我这里的就没个君子,你还真要脸啊!咦?这个年轻人是谁?不会跟你一样,都是骗吃骗玩的吧!”

“怎么说话呢?这是我兄弟,给这是上次的钱。”伍唐丢出一袋钱,说是钱,其实是一袋的蓝玉,大致看下估计得有十多枚。

“算你识相。”

陈炼这才缓过来,见此地,有些吃惊,再见伍唐如此阔绰,更是吃惊不已。“伍哥,你逛窑子,就花这么多蓝玉,会不会太那个了?”

“小子,别乱说,我这里可不是窑子,虽然有点像,但这里的姑娘可不卖身,而且这里也不光有姑娘,只要你能想到的,这里什么都有。”

“啊???”

郴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临汾好的癫痫病医院
芜湖妇科
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咨询号码是多少
贵州银屑病医院看病怎样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