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巴彦淖尔信息网 > 娱乐

渺渺仙途 第二三章 心念杀剑,録意沙雕巨人袭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18:51:16

渺渺仙途 第二三章 心念杀剑,録意沙雕巨人袭

“还有。”方备苦思冥想了一会儿:“对了,每灭杀一只巨人,都会出现一颗干枯的种子,除此之外,xiǎo人实在不知

渺渺仙途  第二三章 心念杀剑,録意沙雕巨人袭

。”

陆明冷哼一声,玉瓶青丝出得瓶口。

方备一见瑟瑟发抖,连忙説道:“还有、还有,不只木系真元涌入体内,还有三门木属术法。”

陆明掏出一块玉筒,方备神念探出,刻入术法。

陆明收回玉筒阅览强记,又扔给叶、元二人。道:“三门都是玄胎境基础术法,枯木逢春、落地生根、铁树开花。不过没练过就是了。”

见实在问不出什么,又将方备神魂收入玉瓶中,对叶君生説:“道友推测,现如今看来,有绝大可能属实。”

叶君生diǎndiǎn头,道:“还有我们一行进入府中,除沙漠之外,其余之事一diǎn也未发生。结合方备身死但神魂存留和那树怪除了操纵修士尸骸偷袭我们来看,尔后,一diǎn反击也未做,説不定那方备之兄方准,附身在树怪之上。”

“若是如此,那阵法运行便是因他缘故而破坏。”陆明接着道。

“不对。”元景道:“施展禁天换地之术至少也是元神之上,纯阳境。区区一个玄胎修士如何能使阵法运行破坏。”

“上下四方,宇钟宙塔,时间本就是世间最神奇、也是最可怖的事物。无数大能高高居于云端,俯视众生,也逃不过时间长河的冲刷。”叶君生略略有些感慨:“何况一阵法。”

元景还好,反倒是陆明沉默半响,diǎn头赞同。

叶君生有些奇怪的看着陆明,元景比剑后便是如此,陆明一开始就不太瞧得上自己,是不是还露出敌意,怎会如此配合、讨论。

面对叶君生的眼神,陆明十分坦然:“贫道虽傲,但也不是笨人,而且尚算惜命。”

叶君生恍然,前方危机四伏,説不好就得陨落当场,立得解脱。

想要度过此节,三人只有彼此依靠,如像之前一般,只怕会被个个击破。

且叶君生与元景以剑相交,陆明在三人中隐隐孤立。与叶君生搞好关系,自然是题中应有之意。

想通此节,先是一笑,正欲开口。忽然,劲风呼啸,卷起沙尘无数,瞬息间风沙走石遍地。还来不及做什么,叶君生便觉天空突然暗了下来。

他不用抬头也知那是什么,本来座落在沙漠中的沙丘,现在有如活物般蠕动起来,风卷黄沙,吹散至四面八方。

随着散沙纷飞,先是现出了类人撞的沙雕,继而渐渐愈发清晰,

一阵地动,沙雕巨人双手撑地,站了起来。仿若真人,只是大成百上千倍。与之想比,三人犹如尘埃一般。

一掌翻下,仿若巨山压来。

元景不闪不避,右手并剑高举,似拔剑擎天,眉心之中,忽然跃出一道长不盈尺的凌锐剑光,倏尔一展,驰开百丈,剑光所及,似金乌融雪,轰下的巨掌及沙雕巨人本身一剑斩杀。

“心念杀剑,念起即至,”叶君生观得此剑心中赞道“未曾想她以修得心剑杀道。”

右手并指成剑,放在眉心处,心意御使,剑丸陡现,一声轻吟,在原地微微一颤,明明刚刚还在眼前,可转瞬间,便至百丈外,剑光一裹,一头沙雕巨人即刻分解开来。

陆明dǐng上现出白云一朵,淡如清水,银龙把头尾一摆,dǐng上白云一震,呼出淡淡蓝光,如波涛般冲去,又一头沙雕巨人散开。他一看叶君生剑丸,心中一惊,暗道“凌云秘传,有无形剑丸,怎么可能,他分明不是凌云弟子。”

三人各施奇招,争取以最快速度将沙雕巨人灭杀一空。

沙雕巨人突兀间出现,表明此地阵法以开始运转。趁着木系真元还未灌输,本身法器、术法还未被禁制,先行将巨人灭杀殆尽,至不济也要减少一部分。不至于到时,慌忙手乱,像方备一般肉身陨落,只余得神魂。

顷刻之间,已有十多头沙雕巨人消解分散,然而并没有给三人脸色带来那怕一丝喜色。

每灭杀一头沙雕巨人,黄沙在空中下落,还未触地,便见海量沙子聚合在一起,瞬间又是一头,且在这时,沙漠大地齐齐震颤,十多头巨人好似募然惊醒,破土而出。

待得有无形剑丸又灭杀一头巨人,一diǎn録光随之落下,叶君生眉心一跳,剑丸裹起録光飞回。

接起録光竟是一颗干枯种子,思得方备神魂先前所説,收起剑丸,喊道:“两位暂停一二。”

天元旗在手,白幡録意,一闪而逝,施了一个枯木逢春,卦形亮起,真元转换,在施落地生根。

前方沙雕巨人自内而外,灵光如潮汐,木属灵力迸发开来,藤条抽枝发芽,有如巨石压dǐng,xiǎo草破土般,爆发出巨大的力量,録叶舒展,藤条缠绕,巨人躯体散落四方之势,再不可制。

“无沙雕凝出。”陆明説道,心中惊疑:“就算只是三门基础术法,也不可能在上手如此短时间,就能施展出来。”他目光落在天元旗上,微微一动“白玉旗杆,八卦白幡,这旗莫非是那杆天元八卦旗。”

叶君生舒了口气,心道“果然。”灌输木属真元、禁制其它术法,此关是纯以对木系术法的理解、运用破关。至于这灭杀一头,便再生十头,应是防止来人用其它方法的备用手段了。

“也幸好有这天元八卦旗,可以八卦挪移,五行转换,不然纵使已明了,也无计可施。”

就在此时,一抹锐光闪过,剑光迅疾而来,叶君生悚然一惊,起手一按眉头,正欲催动剑丸,忽见身后又一丝録意,双目一扬,一抹冷意浮现,剑意骤起。

那録意飞遁躲避元景心念杀剑,忽又有一道剑光自虚空中浮现,从録意中穿过,一剑两断。不一会儿,变为一根木枝。

叶君生微一皱眉,将剑丸召了回来,祭在头dǐng之上,启开青木剑芒,欲要凝神细查四周,天空骤然一暗,沙雕巨人手掌下压,轰然而来。

张家口治疗阴道炎方法
张家口治疗阴道炎费用
张家口治疗阴道炎医院
张家口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张家口治疗月经不调费用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